物种保护应回归传统

2019-08-29 作者:科学知识   |   浏览(122)

700余种物种已感知气候变化压力

在其中所有受威胁或近危的物种中,72%是因为商业、娱乐或生活而影响。例如,苏门答腊犀牛、西部大猩猩、中华穿山甲因为其身体组织或肉具有极高的市场需求而遭到非法捕猎。这仅是2700多种受到捕猎、渔业、宠物贸易和动物器官贩卖影响的物种中的3种。同时,不可持续性的伐木也是导致4000多种林栖物种数量下降的影响因素,如婆罗洲画眉、印度尼科巴鼩鼱以及缅甸金丝猴等。

栖息在寒冷高山区域的鸟类面临的风险也更高,因为生活在高海拔和更寒冷地方的物种群,前往更冷或更高的地方以避免温度升高的机会更少,灭绝风险也随之增加。

由于没有包含其他物种,这项研究可能仅展示了气候变化对动物王国的表层影响。但它并非人们可能在低估当前威胁的首篇研究。

在所有从公元1500年灭绝的植物、两栖动物、爬行动物、鸟类和哺乳动物中,75%的物种受到过度采伐或农业活动或是两者综合因素的伤害。而气候变化在生物多样性危机中将日益成为一个重要因素。但是人类发展和人口增长意味着,过度采伐和农业扩张还会进一步增加。

在最新研究中,研究人员开发出一款模型,将动物的体重和其他属性同气候中的变化因素,如温度变化进行比较。论文作者指出,根据他们的模型,位列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的动物,有47%的陆生哺乳动物(873种中的410种)和23.4%的鸟类(1272种中的298种),受气候变化影响远超此前预期。以前人们认为,仅7%的哺乳动物和4%的鸟类会受“气候变化和极端天气”的威胁。

图片 1

农业活动的扩张和加强也在威胁着5407种物种,其中62%的物种属于受威胁或近危物种。非洲猎豹、亚洲毛鼻水獭、南美洲马驼鹿等就位列受畜牧农业和水产养殖业影响的2300多种物种之列。弗雷斯诺长鼻袋鼠、非洲野狗则是4600多种受粮食、饲料或油料作物生产影响的物种。

据英国《独立报》近日报道,一份研究报告最近指出,目前有超过700种濒危的哺乳动物和鸟类受到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其中人类的“近亲”——灵长类动物是受影响最严重的物种之一,因为它们热带栖息地的气候数千年来一直很稳定。

气候变化正在发生,近日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的研究称,它可能会危及700余种受威胁或濒危哺乳动物和鸟类,其中灵长类动物是受影响最严重的。

从2001年开始,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的分类和标准(评估濒危风险的标准)一直在指导相关评估工作,现在名录中包括82845种物种。评估人按照群体数量、过去—现在—将来的群体发展趋势、地域分布以及其他濒危因素等,将物种划分成不同类别,其中包括“近危”“渐危”“濒危”“极度濒危”等。后三种物种整体被称为“受威胁”物种。

该研究负责人、意大利智慧大学的米凯拉·帕西弗西说:“哺乳动物更容易受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这也和它们的饮食更有针对性有关。最新研究也与此前对于动物灭绝风险的研究相吻合:饮食比较单一的物种利用资源、适应新环境、抵抗选择性压力的能力更弱。”

这项分析评估了130项了解全球变暖对各种物种影响的研究,分析人员从这些研究中创建了一个模型,以评估气候变化可能已经如何影响受威胁和濒危鸟类及动物,《生活科学》报道称。

世界自然保护大会的目标是让可持续发展和碳平衡协定付诸实际行动。Maxwell和同事敦促大会代表聚焦采取行动,对解决当前生物多样性面临的最大威胁采取的行动进行优先资助。

由意大利和英国科学家联合发表在《自然·气候变化》杂志的这篇论文指出,灵长类动物和有袋目哺乳动物中,受气候变暖影响的数量最多。仅两组哺乳动物、啮齿动物和食虫动物可能会从气候变化中受益,一方面由于它们的繁殖率高而快;另一方面也因为它们并不囿于某个特定的栖息地,而且常常生活在地洞中,而地洞为它们提供了一种对天气变化几乎“免疫”的环境。

今年9月初,来自政府、产业界和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将在IUCN世界自然保护大会上定义未来的保护方向。位于政治领导人、非政府组织、保护人士和其他各界人士议事日程上的一大亮点将是采取措施让2015年的巴黎气候协定付诸行动。同时,世界自然保护大会代表应确保气候变化问题不会盖过全球动植物生存面临的问题。

在解释《红色濒危物种名录》数据时,存在3个明显的难题。

最后,驱动全球很多物种产生灭绝风险的威胁因素的平衡也会发生变化,即便是未来数十年也是如此。对于“红色名录”评估来说,未来对于减少物种数量规模的影响主要涉及三代或是十年期。因此,除非被评估的物种寿命很长(生命周期为30~50年),预测会涵盖气候变化影响的一段时期,否则分析结果相对将比较保守。

但是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公布了一份对8000多种物种威胁信息的分析结果。这些数据却揭示了另一幅图景。IUCN的Sean Maxwell和同事对《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的相关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生物多样性下降最大的驱动因素是过度开发和农业。前者包括以一定比例从野外捕获野生物种造成繁殖或植被再生难以补偿的结果。后者包括生产粮食、饲料、纤维和油料作物以及畜牧、水产养殖和开荒种树等。

首先,Maxwell等人的分析报告中并不包括未被监测到的分类群组。报告中得到综合评估的群组并非来自生命之树种的随机样本,而是那些普遍得到更好研究的群组。

当前,关于气候变化造成的对生物多样性的威胁越来越多。

那些因为被长期难以抵制的、困难重重的问题而搞得精疲力尽的保护人士,把目光转向新的问题应该得到原谅。然而,Maxwell和同事呼吁所有关心地球生命可持续发展的人士看到当前的威胁,把目光重新聚焦在生物多样性传统的“敌人”上。

《中国科学报》 (2016-08-18 第3版 国际)

关键的一点是,确保今天的过度采伐和农业活动不会让明显的生态系统大打折扣,这将有助于减轻气候变化带来的越来越多的破坏。健康的生态系统是更好的二氧化碳储存库。它们也更加可能提供所必需的实体连接性和基因多样性,让物种更好地适应本世纪末可能出现的较大的气候落差。

该分析中第二个潜在的限制是报告将威胁因素看作是离散的或是不连续的,而事实上,风险很少会孤立地影响有机体。例如,农业是温室气体排放的一个主要驱动因素。农业扩张的新渠道会增加非法野味捕猎、森林火灾事件和栖息地破坏。实际上,此次分析中涉及物种中80%以上均受到超过一种主要因素的影响。

为了评估对生物多样性的普遍现存风险因素,Maxwell等人对8688种近危或受威胁物种的危险因素进行了量化分析。这些数据中显现的基本信息是,无论受威胁的种类或物种群体是什么,过度采伐和农业都是对现有生物多样性产生最大威胁的因素。

然而,Maxwell等人并不认为,任何一种预测会改变整体的信息。因为农业活动和过度采伐倾向于在土壤肥沃、生物多样性较高的地区出现。而且,在更好地了解这些威胁如何附加地、协同地产生影响之前,采取实际的行动只能是限制那些当前影响大多数物种的威胁因素。最终,研究表明“红色名录”的物种反映出气候变化给物种造成的威胁远比此前认为的更大。

物种保护应回归传统 新研究认为传统威胁是物种灭绝主要驱动力

幸运的是,目前仍有有效的工具和手段能够减轻由过去采伐和农业活动带来的破坏。它们包括采取可持续发展政策、让狩猎制度和海洋保护区渔业活动禁令产生效力、坚持国际物种保护机制如《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以及开展公众教育等。此外,建立保护区保护关键生物多样性区域也非常重要。另外,对农业系统开展有效管理,让受威胁物种可以同时生存,限制杀虫剂和化肥使用以及发放农业可持续发展资格证等都是保护生物多样性的措施。

在马来西亚缉获的非洲象牙。图片来源:Mohd Samsul Mohd Said/Getty

图片 2

与此同时,人为因素造成的气候变化,包括暴风雨、洪水、极端温度或干旱等的增加以及海平面的上升影响到目前19%的受威胁或近危物种。冠海豹就是1688种受影响的物种之一。由于过去数十年间东北大西洋极圈中大量海冰消退以及栖息地和养育幼兽的地点减少,该物种数量已经下降了90%。

本文由凤凰彩票登陆发布于科学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物种保护应回归传统

关键词: 凤凰彩票登陆